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,牢记永久域名 siluks.com 电脑手机通用 !!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广告无弹窗,绿色阅读!!
最新网址:www.siluks.com

李有才认为自己没错。

但世上的事情岂能都会分出对错?

人情世故,和一些潜在的规则都在影响着每一个人的判断,这些也就是一些人所推崇的情商。

李有才并不笨,他的情商也能让他可以混的很如意,但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,若是在人与人的纠缠之中耽搁的多了,他怕自己的剑在也无法锋利。

刘忙不这么认为,为了这次比武他已经付出了很多,无论是娶妻,还是要请自己的朋友观战。

况且他也不可能败,拿到了剑谱,就代表着他已经找到了剑法之中的破绽。

所以更不可能让此次盛会,变成一个江湖人口中的笑料。

“作为一个剑客,你就是这样对待你手中的剑?”刘忙沉声教训道。

只因每一个人在学剑的时候,都会被师傅强调剑中的精神,宁折不弯,不可轻辱。

李有才一怔,一个半路学武的年轻人,自然没有师傅教过他这些,不过这人说的和他的剑谱之中说的却是不太一样。

剑就是剑,那管你这些,感同身受的也只是使剑的人而已。

当然他不会说出口,更不会和人争辩这些与他无关的话题。

“我只是路过,想要去剑宗,不要挡我路。”李有才没有回答,只是平静的陈述自己的想法。

话是没错但听在刘忙的耳中,却成了另外一回事。

冒犯,一个后辈末学对前辈的冒犯。

“我今天就代表你师父,好好的教教你,怎么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剑客。”刘忙总算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出手的理由。

前辈指点后辈岂非本就是天经地义的?

江湖上不但可以传颂他的宽厚,之后更会说他的剑法了得,不愧是剑宗高足“流风剑客”。

“你学剑的师傅有没有告诉过你,不作死就不会死?”李有才忽的抬头问出神来一句。

这句话是王予记载在剑谱上的,就是为了告诫他,不要自找死路,活着才有希望,才能攀登到剑道的最高峰。

他曾经读过书,也落魄的差点死去,自然对这句话理解的最为深刻。

李有才说话的声音并不大,但周围都是练家子,听得清楚两人的交谈。

一些人觉得有趣,另一些人若有所思,觉得大有道理。

林晚秋想到了张家,若不是张家的霸道压得其它世家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,只需要平稳的发展下去,现在也还是一个大世家。

周世杰想到的则是自己,若不是不自量力的参与到超出能力的斗争之中,也不会很惨。

而赵寒松的感觉更加深切,无相宗偌大的宗门,说没就没了,完全就是作的,此外远在离州的安道远也没能讨得了好。

要不是他及时上书阐明要害,点明自己并没有参与其中,估计也是灰飞烟灭的下场。

刘忙一噎,论嘴皮子利索,他这样的老油子,一定是在少年人之上,但面对着许多观战的江湖人,一些不要脸皮的事情就不好做了。

“哼!小小年纪竟学会了口舌之利,是该好好的教训一二。”刘忙抓住话头道。

松鹤楼比剑的声势造的很大。

其中有刘忙的原因,也有剑宗在背后推波助澜。

现在太需要一个转移视线的话题,来遮掩磨石岩对剑南楼的挑衅。

张珣他们呀在远处观看,一方面是怕磨石岩的人来此捣乱,另一方面也是想要看看,被吹捧起来的少年剑客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。

“剑宗的外门弟子就这种水平?”裴正仁无趣的道。

韩其辛眼皮子直跳,其他方向如何还不知道,南边都是这种德性,就很难让人放心了。

“宗门大了难免良莠不齐,看下去再说,万一那个少年输了,咱们也能及时出手救下。”张珣不认为他们剑宗会输,哪怕只是一个外门弟子。

“看要开始了。”

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,所有人在也没了交头接耳说话的闲工夫。

**

李有才不在乎名声,却也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小少年。

拿起剑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这个觉悟。

“所以你是来找死的?”李有才平静的道。

不知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面对他说这句话了,刘忙忙的都快忘记了最后一次说话这话的人是谁。

不过不管是谁,也都已经死在了他的剑下,死人是不需要记住的。

“很好,你成功的惹怒了我。”刘忙冷笑道。

本来顾忌周围看客的反应打算手下留情的,现如今他只想快速的用剑插进这人的咽喉,堵住他所有的声音。

《流风剑法》也是一门很高明的剑法,凉秋夜笛鸣,流风韵九成。调高时慷慨,曲变或凄清。

所以其剑法也有九招,每一招或快或慢,或变化无端,或简单干净。

实在是剑宗不可多得的一门剑法绝学,知识绝学虽好,也要看人练得如何,刘忙能在江湖上闯荡出来一些名声,自然练习的也不会差。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/共2页

最新网址:www.siluk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