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,牢记永久域名 siluks.com 电脑手机通用 !!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广告无弹窗,绿色阅读!!
最新网址:www.siluks.com

眼下剩下的时间不多,自己再沉默下去,只会打乱接下来要进行的计划。

对颜楠强势行不通,只能打打感情牌了。

“何以澈小时候经常提着东西到你家来,如今他与颜英已经结婚一年有余,来你家看你的日子屈指可数,你就不想想其中的原因?”

颜楠一脸从容,“可能是以澈小时候不懂事,不知道他岳母是个什么样的人吧。”

说完,还肆无忌惮的笑出了声。

其中的用意不言而喻,知道她这是故意笑给自己看的,颜天赐心有不悦,顿时黑了脸,“颜英在城郊店的业绩不咸不淡,你觉得这是作为南天未来接班人该有的能力水准吗?她可是你的独女,你不从中指导也就算了,竟然放任不管,我真是对你无语了,你从小对自己这么严格,怎么到你女儿这,就换了一种模式呢。”

“正是因为从小对自己很严格,日子苦不开心,所以才不想她受这份罪,我说亲爹呀,你能别拿着他俩小年轻来我这打感情牌,别的不提,要是他俩知道了我们今日的谈话内容,您猜猜会不会损伤多年来你在他俩心中的光辉形象。”

颜天赐指着桌上自愿离职书,无奈的叹口气,“唉,我也不想,要不你在上面签个字,我就闭上我的嘴,麻利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带着林松他们一起离开。”

三句不离自己此行的目的,老爷子真是绝了。

颜楠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随后开口:“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,但这字我是不会签的,老爹我劝您老人家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,哪里舒适您就去哪。”

颜天赐深思一会,看向宁静的窗外不紧不慢道:“你可知道你的老对手家里出了事,我看他那个小儿子快不行了。”

大脑飞速运转,颜楠心里微微的发着颤,诧异的问道:“莫非他儿子出车祸的事,是您派人做的。”

颜天赐的脸顿时变了色,说话的声音也比平时大了一些,“什么跟什么,我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干那种事,不是我干的。”

“不是最好,他已经派人去查了,具体结果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你就不想看着颜英成长起来,假以时日可以独挡一面的女强人吗?”

“不想,她只要活的好好的,我管她强不强”

林松身材高大,又正值壮年,出拳的速度快如闪电,没过多久,路遥的身上就落下了几处属于他的痕迹。

平时的勤练,尝到了甜头,林松得意的笑了笑,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,这句话精辟,古人诚不欺我。”

忍着身上的疼痛,路遥咽了又口水,不甘心的回了一句嘴,“说话有水准,拳脚功夫也有长进,孺子可教也,也不枉我当年悉心教导你。”

本来自己都快忘了那时因不听话被他揍的鼻青脸肿的事,他今日这么一提,又回忆了起来。

呵呵,路遥,我的师傅呀,你年纪大打不过我,给自己找个台阶认个怂啥事都没有,你出言激我做甚?就这么想躺在医院,打着石膏板吗?

路遥定下心来,暗暗的思量着对策:林松是拳击爱好者,跟他比出拳的速度,自己年纪大肯定跟不上,比拳头力量也不行,自己与他身高体重也不在一个档次。

手上功夫不行,只能比脚下的功夫。

双方陷入了紧张的状态,林松紧紧的攥着拳头,一步一步的逼近。

接到老板的最新指示,小黑顾不上看戏,急匆匆的跑到林松的面前,“松哥,老板叫你想法子拖住颜英,让她晚些时间过来。”

林松收起了拳头,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“现在吗?”

“不是现在,你觉得会是明天吗?”

路遥有些好奇,上前询问:“颜老来这此行的目的,难不成不能让颜英知道。”

林松不耐烦的看着他,“咱们一个打工的,为什么要操心老板家私事吗?莫非跟着大小姐久了,路遥你真的觉得自己与老板是一家人了。”

路遥怒了,上去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。

林松也不含糊,朝着他的脸直接一记右勾拳,早就料定他会出这招,路遥身子一仰,十分机智的躲过去了。

从刚才的打斗中,路遥就发现林松这家伙出右勾拳的次数明显频繁了些,自己身上的伤也是因为他的右勾拳。

拳击比赛中,拳手使用最频繁的招式就是他平时经常练的招式。

尽量躲避他的右勾拳,待他觉得右勾拳无用就会换别的招式,到那时他便会出招式试探,林松是个急性子,不常用的招式肯定不熟练……

看着路遥一副志在必胜的模样,小黑感到不安,提高了音量,催促道:“林松,你难道想见到老板发火的样子。”

林松有些无奈又有些不甘,垂着自己的头,嘀咕道:“现在时机不对,路遥你看看,下次我们找个安静无人打扰的地好好的聊聊行不行。”

“不行”

路遥冷冷的看着他,一字一顿道。

林松有些为难,又问道:“那你能帮忙拖住颜英小姐吗?我们经常与颜老待在一块,和她没这么熟,她有很大的可能不会信我们”

“不能”

小黑看着时间,估摸着距离与时间,推算出不到三分钟,颜英就要到达这里。

“还有三分钟,林松你快想想怎么暂缓颜英小姐进家门。”

大铁门处响起了喇叭声,小黑一看车子坐着的人,懊恼的拍着脑门,“忘记了,她会超速。”

在母亲的小花园见到路叔叔并不稀奇,只是他旁边同时多了林松与乌晓,这就有点奇怪了。

他俩相当于外公的左右护法,乌晓负责收集资料,提供策略,相当于右护法,至于林松,身材高大魁梧,善武好斗最后一个左护法非他莫属。

左右护法同时亮相,外公肯定就在屋子里。

颜英收起愁容,面带微笑的朝着他们走去。

看到乌晓发的信息,颜天赐灵机一动,立马想好了令颜楠的心动的条件。

“结婚这么久,他俩都没有带来下一代的消息,你都不着急,我今天给你做个保证,只要你肯签字,明年的六月份就是你抱外孙的时候,到那时我就正式金盆洗手,和你一起进行股权交接,你正式成为南天酒店第一大股东,名副其实的董事长。”

仿佛知道颜英已经到了家门口,颜楠摇摇头,斩钉截铁道:“我女儿颜英是一名独立的女性,生育能力不是衡量她个人价值的唯一标准。”

毫无疑问,心里又被她冷冷的泼了一盆凉水,颜天赐顿了顿,直接开门见山:“说吧,我要怎样你才接受手术治疗,顺便再自愿离职”

颜楠面无表情的看着父亲,缓缓的开了口:“我就知道您老人家向来无利不起早,要我签字也不是不可以,刚刚您开的条件,全部都要实现,手术治疗我肯定会去做,毕竟明年六月份,我还等着看到外孙长啥样呢。”

“全部实现?阿楠,你的心也太黑了吧。”

颜楠腼腆一笑,调皮的向父亲眨了眨眼,声音轻柔:“因为有其父必有其女呀。”

趁着颜英还没有进来,父女俩开始了周密的演戏部署。

最新网址:www.siluk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