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,牢记永久域名 siluks.com 电脑手机通用 !!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广告无弹窗,绿色阅读!!
最新网址:www.siluks.com

压力似弹簧,压的越狠反弹力越强。

......

一句谁敢反,说出了李世民的底气,这个大唐已经被他牢牢把控,反?只有死路一条。

杜如晦闭目,但不是沉思,他是心痛,自己的身体,大唐的命运。

“臣也是士族,是门阀,这个朝堂上除了像臣一样的士族,剩下的也都是想成为士族的人,你如何打压?他李安之如何承受所有人的怒火?你能承受吗?”

此时的杜如晦是想保武义一命,还有阻止李世民打压士族。

如果任其发展,武义的命运就注定了,要么惨死,要么遗臭万年,没有第三条路可选。

李世民不知道吗?他当然知道,但他对自己有信心,一个武义他还是保得住的。

但这有一个前提,当所有人都想一个人死的时候,他李世民也要随波逐流,大唐不能因为一人而乱,哪怕他再有用处。

“你要反朕?”

声音不大,但绝对狠辣。

“不是臣要反,而是你逼我们反......”

“克明”,房玄龄不能不说话了,再不说事情就大了,“陛下,杜相他病糊涂了,他是想说......”

“不用你装好人,身为宰相,你为何不阻拦陛下?”

房玄龄有苦说不出,他阻拦了,但陛下不听啊。

杜如晦又看向愤怒的李世民,“大唐不是你一个人的,你想打压士族,想玩权利平衡,这没什么,但你不能激进,想想隋炀帝,难道你想像他......”

“杜如晦”,房玄龄一声大吼叫停了他。

“滚,你给我滚”,自愈明君的李世民如何能忍?“不走是吧?来人给我轰出去。”

“不用你轰,臣说完自会离开。”

“好好好,来,你继续说,我看你还敢说什么?”

房玄龄想张嘴,但此时的他已经插不进去了。

“平稳的科举制度你不用,非要一步就位,说你是隋炀帝怎么了?有能力你到是自己来呀?利用一个一心为大唐的孩子,你不觉得羞耻吗?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,自己想吧。”

杜如晦说完了,转身就走,不理会摔杯砸砚的李世民。

“混账,气死我了,来人......”

“陛下,杜相时日无多,他是心急,没有不敬的意思。”

时日无多?时日无多就可以骂朕是昏君吗?“他刚刚说的你也听见了,这是一个臣子该说的话吗?”

“陛下仁慈,这是谏言,谏言。”

谏言?李世民冷笑着,“好一个谏言,他都要反我了,这也是谏言吗?”

房玄龄叹了口气,“士族的力量确实强大,陛下想平衡各方势力这没有错,但时机真的不成熟,希望陛下明白杜相的一番苦心。”

李世民揉了揉发涨的额头,“你退下吧。”

“陛下,杜相他......”

你也不走?那我走,李世民起身就出了御书房,向后宫而去。

没人了,看着空荡荡的御书房,房玄龄迈起沉重的步伐向宫外走去,他早有准备,但依然出乎意料,没想到老友会如此看重李安之,为了救他,搭上自己在陛下心中的位置,值得吗?在他看来不值,历史上能臣死的还少吗?历史会停滞不前吗?何况他李安之未必是能臣。

和房玄龄的感慨不同,李世民回到后宫就开始摔东西,因为他越想越气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

此时也只有长孙皇后敢过来。

“敢说我是昏君?我对他们还不够宽容吗?谁都干指着我的鼻子骂,惹急了我,我...我...”

“好了,那只是比喻,你们的目标是一样的,都想大唐变得更好,不过魏相也真是的,一点都不会说话。”

魏征是背锅侠。

李世民摇摇头,“不是魏征,是杜如晦。”

“杜相?这新鲜啊,你们关系不是一向很好吗?跟我说说。”

“你还幸灾乐祸?”

长孙皇后莞尔一笑,“我相信他一定是为了大唐,意见不同可以慢慢商量,何必动气?”

“他才不是为了大唐,他是还人情,孙神医救过他,他就还给李安之,吃人家一顿美食,就敢来骂我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长孙皇后笑笑不说话,把李世民按在座椅上,给他揉额头,“气话在这里说说到是可以,在外面可不能这样说,杜相的人品你还能不知道?在国家大事面前从不含糊,会不会是太着急了?你也知道,这些宰相遇到问题恨不能立马解决。”

急?谁急?李世民抬头看看他的观音婢,“你也不同意?”

“我可不参与朝政,不过我还是不同意你启用哥哥,除非我死了。”

“说什么呢?”李世民瞪了她一眼,“无忌被闲置这么多年,也是时候了,到时我想让他接替杜相的位置。”

“你要罢相,那绝对不行...我的意思是杜相德高望重,怎么能说换就换呢?你可不能这么小气。”

“什么呀?我李世民是那样的人吗?杜相得了重病,他自己说还能活半年。”

“病重?治不好?”原来是这个原因,长孙已有打算,“来人,赏杜相锦缎二十匹,银万钱。”

“他骂我你还赏他?”

长孙揉着他的头,示意旁边人去办,“君臣多年,他应该是觉得命不久矣,想为大唐尽最后一点力。这样的臣子也就只有陛下你才有,君臣佳话,如何不让人羡慕。”

“哎!”李世民叹了口气,刚刚的当然是气话,杜如晦的人品他如何不知,只是自己真的操之过急了?他想打压士族,因为士族的实力太强,科举固然好,但这需要时间,太慢了。“我是不是对李安之做的太过分了?这也是没办法,他是最好的人选,杜相说我在害他,可我真的没想牺牲他。”

“房相怎么说?”

“他也说我太急了。”

“您相信房相的人品吗?杜相呢?”

两句够了。

李世民沉思起来,他开始确实觉得他们可能有私心,毕竟他们也是士族的一份子,现在想来,可能自己真的多心了。

“杜相可能需要补一补。”

长孙皇后心领神会,“来人,送些补品去杜相府邸,让御医也过去。”

能不能治好另说,这是一种态度。帝王的胸襟依旧宽广,君臣并无隔阂,佳话可以继续。

......

一代贤后终身伴,世间佳话永流传。君王威武,宰相能言。盛世?一万年。

最新网址:www.siluks.com